群众路线与学习型政党建设

发布者:袁远发布时间:2014-02-15浏览次数:12

    群众路线是学习型党组织的关键特征,是学习型党组织的风向标。践行群众路线,不仅要从认识论角度看,更要从方法论角度看,不断推进学习型党组织建设。
    群众路线是学习型组织的关键特征
    层次扁平化建立了全员学习的互动平台。学习的方式分两种:一种是只唯书、只唯上的线性思维学习,另一种是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的非线性思维学习。一个组织内部全员学习的主要障碍在于传统等级控制型组织自上而下灌输式的线性单向学习路径。层次扁平化减少了信息逐层损耗的可能性,使得上下级之间沟通渠道畅通。组织内部形成互相理解、互相学习、整体互动思考、协调合作的群体,进而产生持久的创造力。
    结构开放化使整合内外资源成为可能。学习的源泉也有两种:向书本学习和向群众学习。中国共产党92年革命、建设和发展的艰辛历程,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历程。正因为前无古人,因此仅靠向书本学习注定要失败。革命、建设和发展的智慧和力量就蕴藏于人民群众之中。
    管理制度化建立了组织自我纠错的机制。能否具备自我纠错功能是判断一个组织是否成熟的标志。党章指出,民主集中制“既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也是群众路线在党的生活中的运用”。“三讲”、“三个代表”、党员先进性教育以至现在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建立了党内经常性的学习教育制度、常态化的联系群众制度以及制度化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制度,建立健全了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自我纠错的机制。
群众路线是学习型政党作风建设的风向标
    密切联系群众使得全员学习成为可能。我党历史上几个标志性的事件构建了党内民主和全员学习格局:1.1927年著名的“三湾改编”在部队内建立各级士兵委员会,实行民主主义;2.1928年中共六大针对第一次国共合作走“上层路线”失败的教训,明确指出党的中心工作就是:“夺取广大工农兵群众”,“党底总路线是争取群众”,党的群众路线逐步明确起来;3.1929年的古田会议批判了入党条件唯工人成分论,注重从思想上建党,吸收了大批农民加入党员队伍;4.1935年的瓦窑堡会议批判了党内长期存在着的那种认为不可能争取民族资产阶级与中国工人、农民联合抗日的“左”倾关门主义的观点;5.1947年的《土地法大纲》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充分调动了农民群众革命与生产的积极性;6.1956年党的八大在思想认识上强调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发扬党内民主。
    理论联系实际使得系统思考成为可能。系统思考是非线性、非平面、立体化、无中心、无边缘的网状结构思考。系统思考看到了事物的普遍联系,更真实地接近事物本体。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阻碍其系统思考的主要是本本主义、教条主义。1930年5月,毛泽东为反对红军中的教条主义倾向写的《反对本本主义》,批评一些同志只会照搬“本本”。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批评了“两个凡是”的方针,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又一次冲破了教条主义的藩篱,重新回到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批评和自我批评使得自我纠错成为可能。中国共产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活动,就是学习型组织能够通过组织的学习对自身进行不断的审视、反思和诊断,及时发现存在的问题,并寻找出对策,从而实现自身的不断变革、不断完善、不断升级,使自己永葆生机与活力的措施。
群众路线不仅是认识论问题,更是方法论问题
    列宁认为,认识主体、认识客体和认识中介是人类认识活动三个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这其中,认识主体处于基础地位。群众路线中的认识主体不仅仅是党员和领导干部,更是广大人民群众。实践证明,任何忽视广大人民群众这个认识主体所做出的决策与行为,终究不会持久,甚至会以失败而告终。认识客体是蕴藏于广大人民群众当中的所思所想所盼和智慧,也就是老百姓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的事。因此,需要我们“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党内一些同志对群众观点抱有“叶公好龙”式的态度,存在“知易行难”的实践问题。我们党内的广大同志是积极拥护和支持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的。但在如何处理基层群众中长久以来淤积的矛盾和疑难杂症,一些同志因为办法不多,显得束手无策,有畏难情绪。毛泽东同志说过:“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马克思主义群众路线、群众观点的核心,也是作为科学工作方法、领导艺术的理论基础。因此,要解决基层疑难杂症的灵丹妙药,没有别的捷径可求,只能不耻下问,老老实实地向群众讨教。任何一切自以为是,忽视群众智慧、低估群众智商的组织工作和领导工作,都是事倍功半的。